用创意,
带动海南发展。

海南有个油画村

    (导语)郑板桥在穷困潦倒之际,卖画为生,曾有过这样的感慨:“十载杨州作画师,长将赭墨代胭脂。写来竹柏无颜色,卖与东风不合时。”而在两百多年后的今天,想要描述海南屯昌画师们的心志,我想这首诗应该改为“十载屯昌作画师,长卷舒展挥情谊。桃李不言丹青艳,写意年少正当时。”
    走进屯昌油画村

    屯昌,这个昔日沉寂的山区腹地正在海南中部崛起。它在海南乡镇中经济不算富裕,可屯昌人的精神生活却不贫瘠,它被称作是“小县大文化”的文化县,不仅是闻名遐迩槟榔之乡、水晶之乡、兵乓球之乡、民间技能之乡,还是正在兴起的油画之乡。它的灿烂的人文,秀美的山水是国际旅游岛规划蓝图上熠熠生辉的一笔。
    没来屯昌油画村之前,就已经对油画村的情况有所耳闻。在媒体和官方政府的宣传中,那里是一个借鉴深圳大芬油画村模式的以出售订单油画为主的油画村,虽然2009年初才起步, 但是它编织的文化产业梦已经吸引了许多目光。
说起油画村的故事,就不能不提研璞轩美术学校,没有这所学校,就没有屯昌油画村的今天。研璞轩美术学校创立于1984年,至今已经建校二十八年。这二十八年里,研璞轩美术学校让屯昌这个小小的乡镇掀起了油画热,让当地学油画的习气蔚然成风,它改变了许多农家孩子的一生,在培养他们兴趣爱好之余,还让他们拥有一技之长,并以此作为谋生的技能。现在,更是顺应时机走上了产业化发展的道路,让学画、作画、卖画形成了一条产业链。
    此次有机会能亲自去到这一处散发着油彩飘香艺术气息的地方实地走访,心里充满了各种期待。在经过两个半小时海南中线公路的颠簸之后,我们终于到达屯昌县城。
    来油画村一定要去三个地方,一是油画一条街,一是油画村,还有就是学校。我们的第一站是直接前往油画一条街。看到“屯昌油画步行街”很显眼的招牌后,才发现这条街就在在县检察院边上,属于新开发的小区临街一层铺面,整条街挂满了横幅和彩带,衬得阴雨天暗沉的天空有了几丝缤纷的色彩。油画街总共由十几间画廊组成,相连一排沿街展开,每间画廊的名称都别具一格,每一间画廊也是油画工作室。画师和学徒们就在这里进行创作和接收订单。油画步行街街道很干净,周边环境很安静,随意走进一家画廊,都能看到有学员正在专心地对照样图绘制油画,墙上挂满了各种油画作品。据画廊的画师说,画师们只需要通过网络和电话接订单。路过的人,若来此处买走一两副画也是可以的。一般商品画也就是几十元一张,但如果是原创的作品就相对要贵一些。在这一排画廊里,还专门有负责售卖画框、画纸、画笔、颜料以及裱画加工的店铺。
屯昌油画村离油画步行街就一公里的路程,原是一处民政老人服务中心,里面绿树成林,环境清幽,几栋洋楼建筑分别设为画室、习作室、展览室等。但此时处于改造扩建时期,早已人去楼空,教学区已经暂时搬迁到县中等职业技术学校。据负责人介绍,第一期改建工程会先把教学楼、校舍区、展览室等建起来,到时候学生们会搬回来。

    在县中等职业技术学校一栋略显陈旧的教学楼里,研璞轩美术学校的学生们正在教室里上课。研璞轩美术学校共两个年级,一年级上基础素描课,二年级才开始学色彩。不管是哪个年级,学生都很多,几乎挤满了整间教室,他们都带着小凳子,立着画架,调料板、颜料、笔任意散放旁边,在老师的指导下正在全情投入地描绘着。从这些年纪才十五六岁的孩子们专注而执着的眼神中,能读到他们正在放飞的艺术梦想。 教室墙上的“匹夫无所耻,所耻在无成;成人不自在,自在不成人。”的标语朴实无华,却激励着他们珍惜这美好的时光。
    桃李不言丹青艳
    研璞轩美术学校创立已有二十八年,对学校的老师和学生来说,有一个人是他们终身崇敬和感谢的对象,这个人就是学校的创始人——陈有俊。
陈有俊这位前任的县文化馆馆长,民办教师出身,爱好画画和摄影,自学成才。看到屯昌很多农村的小孩喜欢画画,他就很热心教他们。1984年,他被调到县文化馆任美术干部,为了让喜欢画画的孩子们有更好的学习条件,他创办了屯昌县研璞轩美术学校。只要是有喜欢画画的孩子,因家庭困难上不起学,画不起画,他都会给他们提供机会。当年的研璞轩校址是在一幢设施简陋的平房里,第一批学员只有二三十人,这些农家孩子都没有接受过美术培训,基本功底相当差,陈校长不辞辛劳,耐心教他们画画技巧,节假日还给他们上理论知识和政治思想教育。陈校长不仅在教学中应材施教地培养学生,还要负责帮学生解决出路。80年代中期,海南的发展比较落后,各种信息渠道不发达,陈校长带着毕业后的学生到岛外去寻找就业机会,并跟一些家具厂、工艺厂接洽,让学生得以在企业实习。就这样风雨来雨里去,他在研璞轩美术学校投入所有精力,带领这这些从农村里出来的孩子开始描绘他们的美好人生。

    二十八年来,研璞轩的办学地址换了又换,风雨磕绊走到今天,培养了一茬又一茬的画匠画师。 从研璞轩走出来的学生已有5000多人,有的考上了广州美术学院、中央美术院校继续再深造,有的则在北上广发展,更多的学生在全国各地的工艺厂、油画厂、模型厂、广告公司等公司工作。在2009油画村成立之后,更多从这所学校走出去的,在深圳、厦门等油画基地发展的画师,都纷纷选择回来屯昌油画村教学和工作。
    所有曾经在研璞轩上过学的孩子和在油画村工作的画师,对老校长的感情都很深厚,在他们的记忆中,老校长是一个慈祥和蔼,非常有责任心和爱心的老人家。陈有俊校长不仅仅是在教学,他还在用画笔挖掘孩子们的潜能,传授给他们一种可以用来生存和发展的技能。
    在这里,他们改变了祖祖辈辈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命运,成为或者即将成为父辈们想都不敢想的画家。
    汪曾祺先生在他的中篇小说《徙》中塑造了一位艰难时世中的语文教员高北溟。看过这篇文章的人,都会对那个“严于律己,教书育人,为人师表”特立独行的人物形象印象深刻。同样,屯昌研璞轩的陈校长,对于所有他教过的孩子们来说也是如此让人难以忘怀。

    那篇文章的开篇是高教员就职的县立第五小学校歌:“西挹神山爽气,东来邻寺疏钟,看吾校巍巍峻宇,连云栉比列其中。半城半郭尘嚣远,无女无男教育同。桃红李白,芬芳馥郁,一堂济济坐春风。愿少年,乘风破浪,他日毋忘化雨功!”
    站在教室的走廊上,透过窗台看着里面的师生都在安静地埋头作画,转眼望着灰蒙蒙的天空,小雨仍在淅淅沥沥地下着,来的时候还曾因为这雨而懊恼,而现在的我顿感这雨下得真及时。老校长陈有俊的事迹和奉献,就像这绵绵秋雨一样润物细无声。屯昌有灵山秀水,聪慧而善良的人群,愿油画在这里会像满山遍野的树木一样,青翠欲滴,葱茏长青。
“愿少年,乘风破浪,他日勿忘化雨功!”
    纯朴的屯昌青年——陈裕崀
 24岁的陈裕崀是油画村一名专职画师,中等个头,皮肤黝黑,浓郁长睫毛下的眼睛炯炯有神。与笔者初次见面的时候,他正在画廊的工作室里专心地临摹一副竹筒饭的油画,在笔者表示这个题材和内容不好体现时,他腼腆地微笑并表示同意。
    他说因为学习油画而让他的生活有了很多的改变。他小时候受一位邻居哥哥的影响而喜欢上画画,6岁开始自学绘画。他常常跟这位有喜欢雕刻小玩偶、喜欢画画的邻居哥哥一块玩耍,后来邻居哥哥到研璞轩美术学校去学习。小裕崀在他引荐下,来研璞轩的暑假短训班体验后,初中毕业后就毅然而然决定地过来进修,于是两人顺理成章成为师兄师弟。“不过,现在师兄已经转行了”说到这,他流露出惋惜的神情。
    从小生活在屯昌县新兴镇的陈裕崀,05年研璞轩毕业后,曾到厦门、深圳等地工作。在厦门海昌新港油画村工作的这期间,让他学到了很多油画的技巧。去年得知自己的家乡也要办油画村,在老校长的感召下,他做出回来发展的决定。
    如今他是油画村的画师,工作除了帮助画廊的老师照看画廊外,还负责跑海南的市场,常常去海口出差,接各种商业画订单、壁画、广告牌等等。工作效率极高的他一天可以画5副以上的油画复制品,目前收入虽然比不上深圳、厦门等地,不过他觉得这一切是值得的,能在自己热爱的土地上,以自己的学所回报研璞轩的培养,为家乡发展尽自己一点绵薄之力,对他而言,这份工作很有满足感和成就感。
    问到他如何打发闲暇的时光,他说自己的爱好不少,平时会跟朋友一起玩玩小游戏,打打羽毛球,或者游泳。不过最大的爱好还是画画,在画画的时候,心里感觉是宁静的,平时自己也会创作一些原创作品,闲暇之余他会背上画板到周边的野地、山坡、湖边去写生。说到将来,他沉稳地说,会继续不辍笔耕,日日勤奋作画,提高自己的绘画水平,因为他的梦想不仅仅是当一名画师,而是做一名真正的画家。
    来自都市的女老师——祝洁云
    祝洁云,广东中山人,现在是研璞轩美术学校的计算机老师。我们碰面是在教学区,当时她正在陪一年级学生在上基础的素描课。个头不高,扎着一个简单的马尾,红白格子衬衫,牛仔裤,很朴素的打扮和纯净的眼神,二十七岁的她看起来仿佛与她所带的十六、七岁学生年纪相仿。
    这个都市女孩,学的广告设计,原来是在中山一家知名的广告公司当首席设计师。2008年,她从网上得知海南屯昌有这么一个学校,是专门培养学生画油画的,便萌生了过来学习和执教的念头,于是她通过电话和当时的校长陈有俊联系,在电话里面沟通之后,她就毅然决然地辞去那份高薪的工作,不顾家里人的反对,背起行囊只身一人过来海南。
    “当时的屯昌比现在更落后,周边的环境很荒凉,我记得到达屯昌的那天刚好是晚上,一片黑灯瞎火,心里隐约有些不安。可是当我见到陈有俊校长时,立马就踏实了。”这个执着又个性的女孩踏入屯昌的土地后就扎根下来,一待就是三年,她说还会继续在这里生活下去。到底是什么样的动力,让一个女孩背井离乡到一处陌生的土地上生活,她说,其实缘由很简单,只因为她非常喜欢画画,而研璞轩有这个氛围。
    她每晚上一节计算机软件课程,给这些孩子们教授一些绘图软件的运用和解析一些基础的广告设计案例的操作,同时还负责监管学生宿舍,白天就跟学生一起学画画。住在学校上网和看电视等娱乐设施很便利,不过她基本上不怎么上网聊天,也不去逛街,她认为这些都是很浪费时间的事情,除去上课之外,她的业余闲暇时间全都是用来画画。
    这种类似苦行僧的生活在外人看来很枯燥乏味,可是她却相当地享受这种平静的生活,并乐在其中。她说,从来没有后悔过自己的选择。
    这就是一个在油画村研璞轩美术学校外来教职工的故事。如果不来到屯昌,没有遇到这么一帮人,你也许不会相信这是一件真的事情。现在已经很少有人可以只为了一个单纯的目的,这么纯粹地活着。祝洁云老师,人如其名,像一朵挂在蔚蓝天空洁白的云朵,自由而又美丽。

    年轻的村长和校长——陈传涛
     筑梦屯昌油画村
    38岁的陈传涛,长着一张娃娃脸,不大显得出真实的年龄。他现在是屯昌油画村的村长,也是现任研璞轩美术学校的校长。他之所以当上掌门人,跟他的父亲陈有俊有很大的关系。从年少开始,父亲就对他细心教导,但更多的精力则倾注在研璞轩美术学院上,他能理解父亲对家乡孩子培养的殷切之心,现在子承父业也是为了让父亲的遗愿更好地被传承。
大学毕业后的他,曾只身到深圳大芬村闯荡。在大芬村,他了解到内陆大规模的油画基地整个产业化运作的模式。回来参与学校管理后,他开始萌生借鉴深圳大芬村的模式,开辟一条属于海南本土特色的新的文化产业之路的想法。他认为屯昌有比深圳、厦门油画基地有更为先天的条件,屯昌有着无比的秀美的自然风光,而且更有研璞轩这近三十年来所培养出来的油画乡氛围做基础。 他想要让更多的人了解屯昌,让屯昌油画走出去。
    这项事业得到当地政府的帮助和扶持。2009年,油画村成立了。在政府一系列优惠政策的支持和陈传涛的努力下,现在的屯昌油画村聚集了一大批有名的画家和艺术家,还有从深圳、厦门油画基地回归的画师:如杨娇萍、王应良、陈宜君等人。画廊的产销订单的能力也在日益增长。不过他的本意并不想过分宣扬,只想低调地做事。“屯昌油画村刚刚起步,还需要给予更多的时间和空间来完善。目前油画村正在原址上进行改建,第一期工程会先把教学楼、校舍区、展览室等建起来,后面还要继续扩建,力争要打造成为一个集学习、教学、生产、创收、就业为一提的油画创作、展销基地。”
    现在的他,每天的行程是繁忙的,学校和油画街道两头跑,负责两边的管理协调和服务工作,还要忙于与政府、媒体、合作厂商的接洽。如何从简单的复制逐步走向特色原创,如何让更多画油画的人获得更好的就业机会,这个是他每天都在思索的课程。

    有风景的小屋

陈传涛校长那间“小屋画廊•咖啡”的工作室很特别,号称是“有风景的小屋”,里面既是画廊,也是咖啡屋,同时也是工作室。红砖、绿门框、玻璃门,进门一眼就能看到正对门木质结构大吧台,一排摆放了几张木制的桌椅,铺着墨绿色的桌布,另一角落还有一套咖啡色的布艺沙发,旁边的电脑桌和画画的桌椅也都是大木桩的构造,透着一种古朴的风味。
    墙上挂了很多油画,吧台前方角落堆放了一叠画框, 两个立着的画架各摆放一边,其中一幅画油彩未干,显然绘画之人刚刚走开。画廊里陈列了好多陈校长从全国各地淘来的有趣玩意:兵马俑、铜器、弹药箱、弹壳……有一台六、七十年代上海照相机四厂出品的海鸥牌老式照相机,引得我们的摄影师一见钟情,围着它拍摄许多美照。
    陈校长笑称这些被我们称为古董的东西很多都是仿制品而已,他喜欢收集一些传统手艺的生产工具,像竹编的、木材合成的或者瓜壳制作的材质各异,这些边远村落的原始生产工具可以作为平时创作的素材。
    平时一有空闲,他就带学校里一两位老师,开着车到郊外采风,或摄影或写生。画架画笔颜料什么都备齐在车后箱,遇到好的景致随时就停车,支起画架,悠闲投入地描绘山水。
    “其实画油画也不是很深奥、遥不可及,只要你拿起画笔,尽可能地发挥你的想象,哪怕是涂鸦,也可能是一副绝世佳作。”这是他对那些想学油画又不得门道的爱好者的鼓励。

来自:“南岛视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海南省平面设计协会 | 海南创意 文化交流平台 海南设计 海南设计师之家 » 海南有个油画村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1

评论前必须登录!